從藥廠高層轉換跑道看快速變遷的生技世界

9月20日,生技公司Arvinas任命John Houston為新任CEO,由於他曾在葛蘭素史克(GSK)以及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的研發單位貢獻28年青春,現在選擇離開大藥廠轉往新創生技公司,改為研究PROTAC(PROteolysis TArgeting Chimeras,蛋白質水解靶向嵌合體),外媒認為,足以印證生技醫藥世界的快速變遷。

(照片來源: Arvinas官網)

本是一樁簡單的任命新聞稿,但是ENDPOINTS NEWS記者在與Houston談過後,對這次常見的轉換跑道,多了許多觀點。

新創公司彈性大

Houston的研發經歷是完整的,尤其在施貴寶的18年,他曾擔任包括Opdivo等知名免疫療法藥物的團隊高層,在腫瘤免疫療法、神經科學、心血管...等領域皆有札實的藥物開發科技基礎。

大約二年前,他不再主管新藥開發,被指派去處理關閉西雅圖及Wallingford的兩個研發據點,因為施貴寶改將眼光放在Cambridge的新研發中心,這讓Houston清楚地發現,他並不那麼喜歡重組(Restructure)的世界,他告訴Endpoints的記者:「繼續關閉據點並處理後續過渡期,不是我想要的」,於是他在2016年夏天離開施貴寶,直到今年初轉往Arvinas擔任科學長,然後日昨升任CEO。

外媒認為,Houston轉換跑道凸顯了美國生技業的快速成長,帶來許多機會,而眾多有經驗的製藥大廠研發高層,也不再喜歡老角色(尤其對大型製藥公司而言,重組是常見的)。Houston說:「進入一個可以更快地完成事情並產生影響的生技公司,顯然是一個吸引力。...在新創生技公司,你不會被決策官僚體系所壓制,此外,它也讓你有機會看到新的挑戰與附加價值」。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