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抑制劑被洩密! Incyte告施貴寶受益於企業間諜活動 求償20億美元

根據Delaware News Journal,Incyte控告前員工竊取IDO藥物機密,因此與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對簿公堂已三年,最新消息傳出,陪審團審判排定在2018年10月,至少還要一年。

IDO抑制劑之戰

訴訟的確是一場長期抗戰,但對Incyte而言是非告不可。事件起源於IDO抑制劑,這是一種新型抗癌療法的一部分,今年五月ASCO年會上,Incyte公布旗下IDO抑制劑與默克PD-1抑制劑Keytruda的合併療法,在多種癌症的治療上呈現正面數據。

然而,施貴寶在2015年以12.5億美元收購的Flexus,在加入施貴寶陣營後,也讓施貴寶在IDO抑制劑市場成為要角。問題是,Incyte控告,該公司前藥理長Jordan Fridman從2013年初開始,就接觸矽谷新創公司打算跳槽,此後他開始竊取IDO的商業機密給未來雇主,後來加入Flexus,一年後該公司被施貴寶以高價收購。

高價收購惹聯想

簡言之,Incyte主張,Flexus受益於Fridman的企業間諜活動。據了解,Flexus Biosciences當初以一家新創公司,旗下藥物尚未進入人體臨床,募得的資金只有3600萬美元,卻讓施貴寶以12.5億美元收購,當時市場的普遍看法是「花超過10億美元買一家臨床前生技公司,前所未聞」,或許施貴寶已經看到更機密的數據。

而Incyte也以這些不尋常事件作為控訴背景,聲稱自己公司的研究始自2006年,可是Flexus才科學探索僅僅幾個月後就吸引了買家,有竊取機密之嫌,據悉, Incyte最高求償金額可能達20億美元。

不過,畢竟是纏訟三年的舊案,其實不管是Incyte或施貴寶,都沒有對最新的陪審團審判預定時間提出任何看法,旁人也只能繼續看下去了。

請加入Genet 官方Line好友 新聞不漏接!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