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H》Gilead 非酒精性脂肪肝炎新數據了得!讓合作夥伴Nimbus開心 進帳現金6億美元

Gilead的C型肝炎市場雖在萎縮中,但別忘了他仍是抗愛滋病毒與抗C肝病毒的龍頭,還是有龐大的現金流入;另一方面,Gilead也積極朝其他新型抗愛滋病毒、非酒精性脂肪肝(NASH)藥物開發,尤其NASH現在有令人興奮的數據出來了!台灣也有生技公司搶食非酒精性脂肪肝NASH市場,我們來追蹤一下Gilead新動向!

2016年4月,Gilead以12億美元的合作合約取得Nimbus Therapeutics非酒精性肝炎的早期臨床研發ACC抑制劑(Acetyl-CoA Carboxylase inhibitor),Gilead先後給付4億美元的前金,以及其他相當8億美元的里程金;沒想到6個月公司就達到里程碑,Gilead再付Nimbus公司4億美元。

今天就來看看Gilead花了這6億美元投資GS-0976所得到的成果:
 
NASH是歐美地區主要的慢性肝病,依據嚴重度區分為脂肪肝、脂肪性肝炎、肝硬化,最後也可能會導致肝癌。

1. 減少肝臟脂肪:10位病患在proof-of –concept 12周的治療後,中位數為43%
2. 減少DNL:中位數為29%
3. 肝的硬度:二期臨床125位病患的數據顯示,在第12周,由3.4降為3.1 kPa(肝臟硬度(liver stiffness)取決於許多因素。纖維化是影響肝臟硬度的重要因素。)

DNL與NASH的關聯性

Hepatic de novo lipogenesis (DNL):就是將乙醯輔酶A(acetyl-CoA)合成脂肪酸(fatty acids)的生化代謝過程。乙醯輔酶A絕大多數來自於碳水化合物的代謝。DNL是肝的基本生化合成途徑,可以將來自碳水化合物的能量以脂肪的形式儲存於肝細胞。

過量的DNL與NAFLD(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的發生有高度正相關,也易導致其他代謝疾病如肥胖、糖尿病、高血脂等。而NAFLD則有可能發展成NASH(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非酒精性脂肪肝炎):除了肝脂肪變性,且已造成肝細胞損傷,可能造成肝硬化或肝衰竭,少數人甚至可能演變成肝癌。

主導研究的頭頭Eric J. Lawitz的結論: 

DNL是肝的基本生化合成途徑,可以將來自碳水化合物的能量以脂肪的形式儲存於肝細胞。然而,當DNL過多,就容易導致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進一步演變成NASH。

也就是說,對於NASH患者而言,如果DNL升高的話,NASH就會相對嚴重,所以透過GS-0976ACC抑制劑可以很顯著地減少肝脂肪以及肝硬化和肝纖維化。

Gilead 肝炎研發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