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與生技匯流》前Google員工紛從矽谷生技新創公司出走?

前幾天,11月8日,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宣布延攬Hal Barron博士擔任科學長暨研發部門總經理。看似一件平常的業界高層流動,不過國外媒體倒是發現有趣的現象,也就是當初許多高調轉入矽谷生技新創公司的前Google員工,現已有多位選擇出走,轉往傳統的生物製藥公司,甚至,當資本家去了。

外媒會如此關注,是因為Google是科技巨人,也雄心勃勃地跨入生技產業,近年低調的成立一些生技新創公司,吸引不少精英轉戰。另一方面,Goolge最為知名的生命科學公司Verily,約莫二年前曾發生過高層人事流動,這些人離開後轉往其他與Google有關聯的新創公司,但不到兩年卻又選擇離去。箇中原因,外界不得而知,但是生技新創公司高層外流,也吸引外界持續追蹤這場人事洗牌。

科技與生技匯流的必然過程?

最新近的離職主角是Hal Barron博士,當年他以醫務長的身分幫助Genentech改變癌症藥物開發的威信,因此在業界也是知名人物。2013年,Barron卻選擇加入由Google創立的生技公司Calico,一家低調鑽研老化過程的新創公司,並在最近重新回到傳統製藥大廠葛蘭素擔任科學長。

在更早之前的去年九月,Vik Bajaj這位Verily的前任科學長與共同創辦人,離開Verily轉而加入Grail,Grail是基因測序設備大廠Illumina資助創立的液態切片公司,但是背後也有Google創投參與投資,所以,還是跟Google有點關聯。然而在加入一年後的近期,Bajaj離開Grail加入Foresite Capital的行列,當資本家去了。

另外,Franz Och當年是建構Google翻譯的重要人物,但他到了Grail領導數據科學部門一年,今年十月離職。這些都是最近的變化,但是其實還有更多。外界好奇的是,或許大藥廠甚至風險資本管理,比起這些新創公司的起伏更受歡迎?還是人才進到了具備科技底蘊的新創公司水土不服?

其實也無須猜測,當科技與生技匯流,自然會創造新機會並產生新的衝擊,人才洗牌在所難免,生命會找到出路,產業也一樣。

資料: 官網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