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藥丸的三大爭論

每每有創新的科技應用在生醫界,總是引起各方爭論,尤其是道德方面。日前大塚製藥獲得FDA核准的數位藥丸Abilify MyCite,同樣無可避免。

基本上,對於長期困擾且浪費成本的不遵從醫囑服藥的問題,數位科技結合用藥是一個成長的趨勢。專家估計,每年所謂的不依從或不依從用藥的成本,大約一千億美元,許多成本是來自病患因此更嚴重以及需要住院治療。

爭論一:依從性

哈佛醫學院一名醫學教授Ameet Sarpatwari認為,特別是對於那些願意用藥但怕忘記的患者,數位藥丸確有改善公共健康的潛力。但是,問題來了,目前Abilify MyCite只能追蹤用藥情況,並未證明能夠改善患者依從性。

這個數位藥丸適用在精神分裂症患者、雙相情感障礙、以及抑鬱症的附加使用,然這許多這類病患並不會常規的服用藥物,而且精神分裂症和相關疾病的症狀可能包括偏執和妄想,所以一些醫生和患者懷疑數位化藥丸如何被廣泛的接受?

「許多患者不願意服藥,是因為不想要有副作用,或者根本不認為自己生病,也可能因為他們對於醫生或醫生的意圖變得偏執」,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系教授Paul Appelbaum博士認為。

爭論二:強制性

雖然願意使用Abilify MyCite的病患,可以簽同意書,允許醫生和最多四位包含家屬在內的其他人收到用藥訊息,並可隨時利用手機APP終止。但是,雖然出於自願,可是這個科技仍然牽涉到隱私權,甚至有人擔心,患者知道醫師在監督著他,而在用藥時反而感到更大的壓力。

一位心理醫生Dr. Peter Kramer就說了,這感覺像是「將告密者打包裝進藥物」,彷若「潛在的強制性工具」。也有其他專家認為,保險業者的折扣,很可能是最終的數位藥丸使用誘因,但是「非常激勵,幾乎就像是強制性」。

有關於強制性,也產生了另一個爭議,會不會將來服用數位藥丸,變成讓患者出院或假釋的條件?關於此,大塚官方則說這不是他們的意圖或期望。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