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PD-L1》癌症免疫療法全球觀

新的癌症免疫療法實在太多了!光2017年就有469件新的PD-1/L1臨床試驗啟動,動員5萬多名病患。而且其中大多數是小型、單一試驗點性質。在人類癌症療法大轉型的今天,要如何讓臨床試驗的設計、管理也能趕上潮流,將是迫在眉睫的重要課題。

目前,全球的癌症免疫新療法,包括已核准、臨床階段與臨床前,總共有2004個。值得省思的問題是:如何更有效率地管理這麼多的臨床試驗,來讓每一個試驗發揮最大影響力?如何正確判讀每個試驗的結果,特別是那些小型、單一中心的試驗?

究竟目前有多少癌症免疫療法?為了回答這個問題,紐約的非營利癌症研究機構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CRI)作了全球地毯式調查,並發表於Annals of Oncology

目前共有2004個癌症免疫療法,其中:

  • 26項已核准,940項處臨床階段,1064項臨床前
  • 344項為癌症疫苗,224項為細胞療法
  • 69項進入臨床的溶瘤病毒療法(全都是Amgen T-Vec的延續);95項為臨床前
  • 291項為CAR-T療法,其中162項處臨床階段
  • 總共有1502項臨床試驗與PD-1/L1製劑有關(其中1105項為搭配PD-1/L1的綜合療法)
  • 164項為PD-1/L1製劑,其中50項進入臨床,5項已核准

在這超過半數的1105PD-1/L1相關臨床試驗中,60%屬於小型、無廠商贊助的試驗。這超過600項的小型、單一試點的研究,通常是學術機構主導,依賴的是微薄的製藥商贊助資金,招募受試人數通常也很少。

對此,CRI看出了兩個問題:

  1. 過少的人數在統計上的顯著性薄弱。
  2. 單一試驗點的資料很難產生有力的判讀證據。

他們表示,越來越多試驗設計只限於小地區,無法看出對於全球不同人種的影響性,很難有什麼大貢獻。

因此,在未來,免疫療法勢必會走向透過更多合作、多臂多中心的試驗模式,尤其是在傘形試驗結構下(下圖),更需要謹慎考量各種因素,才能更有效率地為病患個人找到最合適的精準療法。

與籃形試驗架構(Basket trial)一種基因突變造成多種癌症不同,傘形試驗是同一種癌症可能是由不同的基因突變綜合所引起。因此,在傘形試驗中,要注意的是如何有效篩選病患的基因標記。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