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成長競賽! 投資人細數Gilead 三大罪狀

看看這家被譽為全球最創新公司的Gilead,股價已經從2015年的114美元一路溜滑梯到6/26日的71.24美元,跌幅將近四成,本益比只剩7倍,這對投資人來說可說是捶心肝。

雖然公司在面臨治療潰瘍性腸癌的臨床宣布失敗收攤,但整體來說,明明是一家研發行銷強得不得了的公司,2015年全球十大藥該公司就有兩項藥物HarvoniSovaldi分列第二和第十名,總銷售金額為191億美元,2016FDA還核准通過OdefseyDescovyEpclusa等治療1-6型慢性C肝病毒。

投資人開始細數公司三大錯誤的策略

股息配發不足

公司年初有說會增配10%的股利,不過投資人認為公司手上一堆現金,至少有262億美元,10%的增加配股換算一下殖利率也只有2.6%,一點都不夠,如果能夠增加到4%的殖利率也許投資人的怒氣會平息一些,同時還可以吸引一些長線投資人買入公司股票,也許對股價還有些支撐力。

不過,我們的看法是,如果投資人翻開公司的財報會發現,雖然Gilead手中的現金看起來很多,不過公司的負債也大幅攀高,2015年的負債已經由2013年111億美元暴增到333億美元,負債比更高達64%,其中來自營運的現金流入就減少110億美元,來自投資的現金更加速流出100億美元。所以,2013年到2015年的股利都維持在18.7億美元左右。

萬一,未來要進行大型的購併,如果股價一路跌,將難以股票作為交易,會更需要大量現金的支應。

C肝病毒藥物的推廣太慢

公司在行銷推廣HarvoniSovaldi的速度過慢,因為剛開始使用HarvoniSovaldi治療的病患大多屬於病重的族群,但是這藥的效果幾乎可治癒病患,所以病患不需長期服藥,整個市場其實是在縮減的。雖然不能怪HarvoniSovaldi的療效太好,公司一點警覺也沒有,在2015年就應該加強C肝病毒檢測的宣導,並告之潛在病患及早加入治療行列,這樣市場才能快速擴大。

到了2016年的第三季,公司才透過網路、電視與舉辦講座的行銷教育活動來推廣美國與日本的市場。當然競爭者上來也侵蝕了原有的市場。(這也可以比較一下台灣公司的競爭力,現在抗C肝病毒的藥真的很強,求的是治癒!)

沒有進行購併來加速公司成長

上述這兩項理由,跟購併這議題相比較,真的是微不足道。現在只有靠購併才能重拾投資人的信心!!

購併在今年是有些冷了,因為美國財政部否決的輝瑞與Allergan的購併案,讓原先想利用購併來降低稅率的公司躊躇不前,再者美國的川普總統也讓企業充滿不確定因素,因為新的政策對生技產業的影響也是費猜疑。

雖然公司在2016年斥資12億美元購併Nimbus的子公司,希望擴大肝臟脂肪的治療,但投資人認為這樣小兒科的購併無濟於事。投資人告訴公司執行長John Milligan說,現在全世界的人,相信包括你的岳母、理髮師、會計師..都會告訴你,買下Incyte! 不過遠看Incyte市值越飆越高也已經來到了276億美元,看起來也不好下手?!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