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不可攀! 股價飆漲的Tesaro

近日,國際生技市場傳出市值78億美元的Tesaro準備把自己嫁掉,但是到目前為止,市場反應似乎不太熱絡,業界分析師認為,近一年來Tesaro股價最高漲了4倍,「太貴」成了市場冷淡的主因。

從去年開始,以美國為首的生技醫藥產業,不時期待一件件購併大案來炒熱市場溫度,可是,當端午連假節期間華爾街日報報導,Tesaro似乎已開始放出風聲打算出售自己,但出價詢問者卻寥寥無幾,讓市場頗為驚訝。Tesaro以新型RARP抑制劑治療癌症而聞名,不是說輝瑞、阿斯特捷利康、Clovis Oncology應該對Tesaro有興趣嗎?

市值80億美元

先說結論吧!根據國外媒體採訪分析師,口徑幾乎一致的認為,Tesaro過去一年股價最高漲了超過4倍,市值飆升至80億美元以上,現在不管Tesaro希望拿到多少溢價,從80億美元起跳,本來就會讓一大票公司望塵莫及。

至於那些有足夠財力的藥廠,大多數也都有自己的PARP抑制劑開發中,因此在價格並不便宜下,多少會影響出價意願。根據BioSpace的報導,Janney的分析師Debjit Chattopadhyay認為,如果Tesaro公司出售,會改變癌症治療版圖,因此大藥廠初期都會站在防禦的角度思考,反而不會積極出價。

回頭來說說Tesaro股價為何最近一年能如此飆漲?這是因為該公司的旗艦產品Zejula(niraparib),甫於今年3月27日獲美國FDA核發維持性治療藥證,針對復發性上皮性卵巢癌、輸卵管和原發性腹膜癌的婦女;這是一種PARP抑制劑,屬於新型態的癌症藥物,也是FDA首度核准不需要BRCA突變或其他生物標記測試的藥物。

市場預估,Zejula的銷售高峰可達20億美元,但,為什麼其他企業不感興趣?

合併療法趨勢也是變數

PARP(Poly ADP ribose polymerase)是一種能修復受損DNA的酶,PARP抑制劑則是要抑制這些酶,對治療卵巢癌及其他癌症是有效的,因此,大藥廠多半也會布局這種新療法。目前阿斯特捷利康、輝瑞與Clovis Oncology,在PARP抑制劑領域也有不錯的進度,也正因為如此,業界都等著看它們會不會出手。

阿斯特捷利康研發中的PARP抑制劑名為Lynparza(olaparib),今年3月14日公佈了的三期SOLO-2試驗結果顯示,與安慰劑相比,Lynparza針對BRCA突變、鉑敏感性的復發性卵巢癌患者,在無進展存活期(PFS)有顯著改善。

此外,去年八月輝瑞以140億美元收購Medivation (MDVN),取得的RARP抑制劑talozaparib,也是交易的一部分。據了解,在一些研究中,talozaparib顯示比Tesaro的Zejula更有效50倍。

至於Clovis Oncology 的PARP抑制劑則是Rubraca (rucaparib),去年12月已被批准用於治療晚期卵巢癌,適用於之前已接受過二次以上的化療,並且腫瘤已經經過測試確定有BRCA變異。

由於部分藥廠有自己研發的RARP產品,且未來可能會朝與其他免疫療法合併治療,市場變化仍大,因此,此刻是否適合用高價買下Tesaro?大藥廠需要好好的斟酌。

6/15日股價下跌1.61美元收144.23美元,跌幅1.10%,市值為77.7億美元。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