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價貴不貴 誰來決定?

對於那些罹患致命及虛弱病症的患者,新藥,猶如荒漠甘泉。但是,問題隨即接踵而來,藥價多少?保險會給付嗎?我要負擔多少?

專欄作家Josh Baxt,撰寫科學與健康照護文章超過18年,日前他發表了一篇探討高藥價的文章:〝對於新藥,多少才叫太貴?〞拋開輿論一面倒向抨擊藥價過高,Josh Baxt用理性的態度探討問題根源,同時也呼籲藥商換位思考,以下為內文的摘要整理:

各有立場  提高定價透明度為佳

相對於病患對藥價的疑問,藥廠和生技公司也有它們的考量。一個藥物的開發可能多達20億美元,在有限的智財權保護時間內,如果不能回收,如何資助下一個開發?又要拿什麼回饋投資者?

羅氏最近拿到多發性硬化症新藥Ocrevus的藥證,一年的治療定價是6.5萬美元(將近200萬台幣)。不過,現在的藥物就像汽車,沒有人會按定價付款

關於定價討論的有趣副作用,就是如何讓這些成本有個標準規範。以Ocrevus的6.5萬美元為例,竟被描述成「破壞性價格」,因為競爭對手默克的Rebif定價高達8.6萬美元。

不過,上述這兩項藥物,比起BioMarin最近獲得核准的貝敦氏症(Batten disease)用藥Brineura,卻是小巫見大巫。Brineura可以補充部分患者的TPP1酶缺乏症,但是一年治療成本高達70.2萬美元,透過聯邦補助,價格降到48.6萬美元。請記住,這個藥是孤兒藥,所以它增加了專利排他性、以及研發費用沖銷等。

我知道有個家庭的孩子得了貝敦氏症,他們看著孩子逐漸失去行動和語言功能。我私下很感謝BioMarin開發這個新藥,但是我也不免疑惑,為什麼這麼貴?這個問題超出了Brineura、Ocrevus 和Rebif。確實如此,新藥開發如此昂貴,但隨著競爭者加入與專利保護失效,價格往往會下降。

到目前為止,定價背後的具體決策仍不清楚,藥廠不會公布這種訊息,也沒人會逼它們。只是,人們很想知道內情,定價到底是基於公司的經營成本,或者藥廠只是依照市場所能承受的來決定?

每次市場一出現昂貴的藥物,這些辯論又會被重啟,不可能消失。某些情況下,國會被迫採取行動,但這對所有參與者而言可能是一個糟糕的結果。假如藥廠願意提高透明度,可能會好些,如果藥廠不能從公眾的角度做出決定,或許應該重新思考這些決定是如何做出來的。

(原文http://www.biospace.com/News/how-much-is-too-much-to-pay-for-newly-approved/458950/source=TopBreaking?intcid=homepage-seekernewssection-tabtopbreakingnews)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