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可以重來! 廢棄藥物的第二春

從廢棄藥物計畫中尋找新價值,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基於此概念,生技業知名的Vivek Ramaswamy因此建立了一整套商業模式,而另一位科學家Michael Dunne也藉由與前東家輝瑞合作,開拓出一條利基。

科學家為了追求更好的治療效果,每年投入開發的藥物不知凡幾,然而,被丟進歷史垃圾堆的研發也不少,不過,這些藥物之所以被放棄,很多理由根本與藥物本身不相干,在科學家的眼中,多少有點可惜。

去年掛牌的Myovant Sciences,除了是美國2016生技業最大IPO(2.18億美元)之外,受矚目的原因還有一個,也就是31歲的創辦人Vivek Ramaswamy,因為建立了一整套商業模式,擅於從廢棄藥物計畫中尋找新價值,而成了這個領域的佼佼者。

最近,也有一位科學家Michael Dunne受到外媒注意,藉著與前東家輝瑞的合作,企圖為那些沉寂的藥物開拓一條利基。

投資人認同理念

據了解,2008年,輝瑞因故中止一些領域的研發,包括感染藥物,而Michael Dunne當時正好是負責感染藥物的副總經理,在離開工作16年的輝瑞之後,他轉進其他公司,然並未忘情於一路看著它們發展的感染藥物,於是選擇與老東家合作,繼續未完成的工作。

Dunne先是到Durata Therapeutics當醫務長。在那兒,他取得一項輝瑞的前藥物授權,dalbavancin,治療因革蘭氏陽性菌感染的皮膚病,不過,2014年Allergan搶先獲得FDA的核准。

現在,他轉任Iterum Therapeutics的科學長,二度向輝瑞授權開發擱置藥物計畫,Sulopenem,這是一種口服和靜脈注射抗生素,稱為penem,用於治療革蘭氏陰性多重抗藥性感染。

據Forbes的報導,Dunne二度選擇輝瑞放棄的藥物,是因為他熟悉那些藥物,他相信具備有效治療的潛力,自從輝瑞退出抗感染藥物發展,他認為必須繼續,因為這些藥物真的有價值,「輝瑞也很快認知到,有人繼續開發,總好過擱在一旁。」據了解,目前該藥物仍有專利保護,除非Iterum選擇不再開發,否則輝瑞沒有收回的權利。

由於人類濫用抗生素,導致抗藥性成了健康的一大威脅,然而,許多公司並未針對此研發新藥。Dunne的想法顯然獲得投資者的認同,上個月,Iterum獲得6,500萬美元的B輪融資,將發展三期臨床試驗,針對複雜的尿路感染和複雜的腹腔感染症。臨床試驗將於2018年啟動,若一切順利,2019年有機會向FDA申請新藥核准。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