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到停不下來?飢餓的罪魁禍首可能是大腦

大多數正常體重的人在吃飽飯後完全不會想再吃一個cheeseburger。但一些可能患有肥胖症的人,就算吃飽了還是像餓壞了一樣拼命地吃。位於波士頓麻州的貝斯雅各醫療中心(BIDMC)的科學家們相信他們已經發現「為什麼當大部分人吃太飽時會覺得很糟糕」,而他們認為罪魁禍首就藏在大腦深處。

連結閱讀: 為甚麼無法減「肥」? 樂食族、憂食族和頻食族要先搞清楚

BIDMC團隊專注於研究大腦的島葉皮質,先前就研究指出,當人們決定是否要攝取食物時,大腦島葉皮質具有關鍵的作用,當我們餓了時,島葉皮質會變得很活躍,然而在吃完飯後靜下來。科學家在小鼠研究中發現他們可以透過操縱島葉皮層來管理這個過程的神經元,簡單來說就是靠著控制大腦信號傳遞來控制飲食行為。

科學家激活下丘腦中某些表達重組人刺鼠相關蛋白Agouti – Related Protein(AgRP)基因的神經元,在這個實驗中已經顯示出來以促進餵食的結果;當小鼠正常吃完飯後,科學家刺激這些神經元,使小鼠看到食物後,又再次開始吃飯。BIDMC和哈佛醫學院藥學教授Bradford Lowell博士在新聞稿中提到,事實上,他們的表現好像餓很久沒吃飯一樣。Lowell還說:「這些AgRP神經元引起飢餓,是典型的飢餓神經元;透過人為操縱AgRP讓我們能啟動小鼠的進食活動是我們很大的發現。」

然而,這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小鼠的島內皮質太難觸及,所以BIDMC團隊使用了迷你潛入鏡,讓他們監測大腦這個區域的神經元,而小鼠醒來並對食物有反應時,他們就採用基因的方法來開啟或關閉AgRP神經元。結果顯示,類似的技術可能被用來抑制神經元,從而抑制攝取食物的慾望。

世界各地的實驗室仍在尋找有效的減肥藥,然而最近的許多進展都集中在改變新陳代謝。上個月,Salk研究所的科學家宣布,當他們給小鼠一個激活PPAR基因的實驗化合物時,例如,提高了運動和激活有助於燃燒脂肪的基因的能力,幾個研究小組正在尋找將不健康的白色脂肪轉化為能打敗肥胖的棕色脂肪的方法,包括賓州大學的科學家在內,他們已經辨識出幾種蛋白質複合物是確定會影響肥胖的關鍵物質。

Lowell和他在BIDMC的團隊正在利用他們控制小鼠腦的島葉皮質的能力,尋找個別細胞以破解人們飢餓的訊號,就像看到Cheseburger的圖片可能會影響食慾一樣。他們正在努力解碼精確的腦線路,影響人們權衡吃特定食物的利與弊。

Lowell說,仍然還是有很大的困難,但是靠著新的成影技術,讓他們可以找到地址。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