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生技營》呂銘峰:醫學4.0台灣的機會在哪裡?(一)

台灣下一個產業在哪裡?很多人都直覺想到生技/大健康產業,只是目前為止,台灣還是跟著歐美、日本的腳步,究竟在快速演變的生醫世界裡,台灣有沒有機會找到一條新的道路?

台北市生物產業協會秘書長,同時也是台大健管所兼任副教授的呂銘峰,用不同的角度剖析台灣的新機會,Genet特別將演講內容摘要整理,供讀者參考。

什麼是醫學4.0?

現在很多人開始提「醫學4.0」,也頻問台灣的產業機會在什麼地方?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們應該先來搞清楚產業是怎麼發展的。

所謂「醫學1.0」,就是過去所有傳統醫學(經驗醫學),與其相對的則是現代醫學,也就是「醫學2.0」。而現代醫學又是如何定義?最簡單就是以盤尼西林(抗生素)的發明為分野,因為從那個時候開始,這世界開始有了大藥廠,而跟大藥廠同時出現的則是大醫院。

用產業的遊戲規則來講,簡單的說,醫學1.0是醫生到家裡看病,醫學2.0則是病人到醫院看病,套句產業術語,就是「消費行為改變了」。這改變了非常多東西,有了小分子藥、化學藥,實證基礎也主導了現代醫學。

醫學3.0的濫觴,是50年代兩個天才(Watson和Crick)每天在實驗室找出來的,他們發現原來基因是長成這個樣子的,於是大分子藥出來了。從產業角度來看,我們可以做小分子藥,也可以做大分子藥,從基因的角度也可以發現一件事情,每個人體質不一樣,醫學2.0時盤尼西林出來,大家認為是用藥把所有病治好,但是到了3.0時,對不起,基因不同、微生物不同,人體上原來是有差異的。

因此,進入了醫學3.0,新藥發展就不是100%,而是要找出那些可以相對應的基因,所以除了分子藥物外,藥也要選病人,而且是選對病人。這時產業遊戲規則又改變了,新藥的設計與理念不是針對100%,而是針對有帶特定基因的人。

從1.0~3.0,產業遊戲規則其實是不一樣的。台灣發展生物科技,我們一直跟在人家後面,美國玩什麼我們就玩什麼,日本玩什麼我們也玩什麼,我們一直在追人家,但當我們進入到微生物,發現人體2.4萬套基因之外,身上還有很多基因,透過大數據,全部數據得以整理起來。

大數據+AI  台灣應趁機強化多重體學

從微生物來解決,新藥開發的策略也就不同了。大家都知道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提到精準醫療,但這只是個起點,野火開始燒,然後人工智慧也出來了,當我們把數據彙整後,很有趣的是,郭台銘曾說癌症治療是算出來的,大家都看到這個事情,那到底要算什麼?

所謂的「醫學4.0」,也就是大數據加上人工智慧的智慧醫療。每家公司都說他是精準醫療,但是精準醫療的精準到底是什麼?雖然比傳統療法優秀,但仍無法做到100%,為什麼?因為藥物的設計只是針對人的基因,忘了考慮到身上微生物的基因,以台灣來說,醫療病歷做得太棒了,所有病歷有大數據,但是我們忘了有multi-omics(多重體學)(編按:研究細胞、組織或整個生物體內某種分子的所有組成內容,稱為「體學omics」,如基因體學、蛋白質體學、代謝體學、微生物基因體學... 等等)。

我們把臨床數據、病例、影像全部都做好,卻忘了omics,但有這麼多體學,怎麼辦?慢慢做呀,不僅是政府醫學經費要增加,前瞻計畫也應該要增加才對。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